今日  首页 - 浏阳日报社务公开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你好,来碗小机面

  文/图贺再亮
    二十多年前,我的青年时期有几年是在永和镇度过的。当时永和的厂矿企业红火,小镇上车水马龙,热闹非凡,各种口音充斥着街头,有着一种不同于浏阳其他地方的风情。
    初来小镇,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当地的一种早餐——小机面。当时我一直吃的面条都是晒干的大面,种类无非是宽的或窄的,所以我理所当然地认为世界上所有的面条都是干薄的大面,从没想过这种刚做出来的鲜面条也能吃,而且非常可口,透着新鲜、自然的麦香味。
    永和镇的居民不管是外来的还是本地人,早餐都喜欢吃小机面。每天清晨,小镇的早餐店里都是熙熙攘攘的,汤锅冒出的热气氤氲升腾,摇面的小机器吱呀作响,一波接一波的食客围着灶台等着领面,鼎沸的人声混和着嗍面的声音充盈着这个小镇。偶尔会有阔气的人,吃完面条后打着饱嗝,数着人头掏出钱来喊一声“老板,这些人的单我买了”,然后在众人的致谢声中心满意足地离去,把人情味留在了那缭绕的热气中。
    我很快就喜欢上了小机面,犹如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小镇和小镇上口音各异却同样热情的人。我和小伙伴们商量着要吃遍小镇上所有的面馆,尝遍小镇上的小机面。于是每天早晨起床后,我们就骑着自行车一家一家吃过去。
    我们吃得最多的地方就是永和镇人民路上的几家面馆,戴家面馆就是其中之一。戴家面馆在十八墩的半坡上,位置极好,当时对面的农贸市场还没搬迁,是小镇上最热闹的地方,早晨经常是吃面的人排着长队,边吃边闲谈。
    戴家面馆的男主人叫戴杭坤,很瘦,话也少,也许是因为早上煮面、摇面几乎停不下来,他忙得没时间聊天。他的妻子曾姐却相反,胖胖的,挂着满脸的笑容,跟谁都是自来熟,三两个早晨就知道你叫什么名字、做什么工作,一点也不在乎我们叫她胖子姐姐。当时戴家面馆开了十几年了,摇出来的小机面的软硬度几乎一致,汤头的味道也极好。如果有人路过戴家面馆不吃面肯定不是味道的问题,而是因为没有太多时间等待。
    离开永和镇后,我在外地东奔西跑,每天都匆匆忙忙,有近十年没有回去过。直到某一天早上去达浒,突然冒出个念头——去吃一回小机面吧。于是我直奔戴家面馆,意想不到的是,胖子姐姐看到我后直呼我的名字,按照我多年前的习惯开汤捞面加卤蛋,这一碗热面条也像捞面般将我模糊的记忆又一根根捞了出来。浮现的记忆里,有故友,有旧事,有快乐的青春,也有成长的迷茫。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,这些年四处奔忙时吃过了全国各地不同的面条,虽然各有特色却总是觉得缺点什么,也许就是少了这碗面中所用的家乡水,少了亲近的人揉面时掺杂的感情,少了立足故土时悠闲、轻松的安稳感,于是也就少了一份乡愁中那看似很淡却又暖心的温度。
    如今我每年都会回到永和镇几次,就是为了去戴家面馆吃面,有时还会遇见跟我一样特意回来吃面的人。毕竟这个小镇的变化太大,彼时街头林立的熟识的面馆早已难觅踪迹,只有这家小小的面馆亦如当初,36年来一直静静看着小镇在岁月中的变迁。
    偶尔我会感叹岁月是什么,也许岁月于小镇而言就是当初化二厂钳工班里的那一把粗面锉刀,它磨去了我们的青春棱角,改变着小镇曾经的容貌,但坚硬的锉刀却磨不动温软的面条。在未来,这个小镇或将成为电影小镇,一些电影的镜头里会重现几十年前的景象。我想,也许在某一个分镜头里,会有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来到早晨的人民路上,就像青年时期的我,对着面馆的老板快乐地喊:你好,小机面,加个卤蛋更香!
  
  时光展
  
    戴家面馆是戴杭坤两口子结婚那年开张的,戴哥说开业第一天只卖了6碗面,收入一块三毛二。图为1997年的戴家面馆。
  
    戴哥两口子今年都58岁了,36年来,一碗面让一家子其乐融融。幸福其实很简单,有爱的生活,享用着家的味道,天天都是快乐的。图为2021年的戴家面馆。
更多>>  浏阳日报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你好,来碗小机面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9 版:镜头】
© 版权所有 浏阳日报
技术支持:喜阅网(www.xplu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