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  首页 - 浏阳日报社务公开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雪香
  □陈文
    雪香才放下饭碗,手机就唱起了歌。拿起来一看,哦,是刘队长打来的,那边说:“你那两亩田里的谷子熟了吧?今天我们几个来帮你收割一下。”雪香慌忙接话:“那怎么要得。”那边就说:“要得的,要得的。”就挂了电话。
    雪香放下电话,赶忙收拾下饭桌,清扫一遍厅屋。到屋后泉水井里灌一壶泉水放到煤气灶上,打开煤气灶,在不大的厨房里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。
    第一次见到刘队长是正月初头。那天,天正下着细雨,整个小溪村笼罩在白茫茫的纱帐里。吃过早饭,雪香从房里找出一个行李袋,将老公要远行的衣物塞进袋子。一边做着一边看着坐在大门边抱着三岁女儿在逗乐的丈夫阳生。等捡好两件上衣正准备塞进袋子,再抬眼望大门时,村支书领着三个年轻人站到了大门口。
    “雪香,还没出元宵呢,就要老公出去了?”支书一看雪香的架势,口直心快。
    “年也过了,亲戚也走得差不多了,那边厂里等着他去呢。”雪香见是支书,也就实话实说。
    “你家阳生本是个勤快人。”支书说完已经跨进了大门,转身将身后三人让进门。对着雪香、阳生说: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今年县里进驻我们村扶贫队的三位领导,这位是队长,是县农业局的刘副局长。”
    “哦,大家坐吧。”雪香将手里的阳生的一条裤子塞进袋子,转身就去泡茶。等四个人坐下,茶也端出来了。雪香将茶送到刘队长手里,抬眼看面前这个男人,留着小平头,浓眉大眼,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面部白皙丰满,给人一种安稳而慈祥之感。看到雪香端茶过来,刘队长赶忙起身双手接着,说声“谢谢。”
    支书喝着茶说:“扶贫队就是来村上了解社情民意,帮助大家的。你们对村上有什么意见、要求,家里有什么困难,可以向他们反映。”刘队长说:“我一个月有四天时间在村上,我们还有两位干部长住村上,今后经常会走村上户的。”
    雪香听着他们说,点着头,插话道:“没有什么的,如今农民自由得很。”支书看看没有什么问题,就起身引着大伙往下一家去。
    送走了丈夫阳生的日子,雪香每天就是一个小孩三餐饭菜几只鸡鸭。三天两头会接到阳生的电话,彼此说说各自情况,阳生也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,每次也无非就是“我很好,你们保重!”这几句话。再要说下去,就是“那几丘田我会回来整好栽禾的。”雪香晓得丈夫的木讷,电话这头也就“嗯,嗯”应答完事。
    等到端午边要下禾种整田了,阳生来电话了,说是公司事情多走不开,今年那几丘田就不作了,“买点米吃了算了吧,反正也吃不了多少。”雪香放下电话,心想你怕是要忘本了,一个世代都作田种地为生的人家,到了我们手里让田土荒着,自己去买米吃,祖宗地下有灵也会骂我们不肖的。
    正在气头上,女儿俏俏坐在凳上哭闹不止,雪香过去一摸额头,烫手。“发烧!”雪香自言自语,本能地伸出双手将女儿搂在怀里,就往门口大路上走。在路上等了十几分钟,终于过来一辆小车,雪香向前一步,伸出右手挥个不停,车子在她面前停下来。驾驶室边的车窗玻璃滑下,里面伸出一个头来,雪香一看,这人有些面熟。还是对方先认出了:“阳生嫂子,你有事吗?”雪香这才回忆起,他就是那天支书领到屋里来的刘队长。
    “是啊是啊,有事哦!孩子发烧呢,想去镇上医院看一下。”
    刘队长下车打开后座车门,还摸了摸孩子的额头,说句“快上车吧。”
    从村里到镇上有十里路,刘队长和雪香说些村上的事。雪香坐在车里听着,心里好生佩服,这刘队长来也就三、四个星期吧,怎么对村里的家长里短就那么清楚呢?!当刘队长问起雪香什么时候整田栽禾,雪香叹了口气说:“往年都是阳生回来做的,今年他说忙,不回来了,让我们买米吃算了。”
    “撂荒可不好哦。”刘队长语气从容,“村里还有几户也要整田,由我们扶贫队去联系机械来整,这样费用也会少些。等整好了要栽禾了,我们几个一起来帮你。”
    雪香坐在后排点着头,说道:“那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啊!”
    到了医院,刘队长抱着俏俏跑上跑下,直到拿到药。刘队长又把俏俏抱上车,和雪香一起回小溪村。
    晚上躺在床上,雪香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这个刘队长,这个身材高大、面目慈祥、礼貌心细的男人真是少见呀!仿佛中,雪香和这个男人走在了县里宽敞的大街上,他还过来紧紧抓住雪香的手,眼镜后面深情地看着雪香,嘴里不停地说着什么,雪香一句都没听清楚。两人正要跨进一家商店时,雪香脚下好像被一个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一崴脚,雪香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想起刚才梦里的事,雪香扯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。黑暗中,眼前出现了阳生的影子,这个三棍子打下去也打不出一个屁的男人,对她和俏俏是放在心头的。
    整好田不久,栽禾的日子又快来了。这天,刘队长领着两个扶贫队员站到了雪香门口,雪香出门一看,刘队长身边还立着一位身材高挑、面容娇好的女人。刘队长见雪香出来,向前一步说:“阳生嫂子,今天我们几个来帮你栽禾呢。”他伸出右手拍拍身边女人的肩,“这是我的爱人小李,在县城教书,也是农村长大的,好久没干农活了,今天也一起复习复习当年的情景。”
    “嫂子你好!”小李主动上前握住雪香的手。雪香只感觉到对方的手细嫩温暖,忙抽回自己的手,理了理遮在眼前的一缕头发,脸上掠过一丝只有她自己才明白的笑。
    四位县里的帮手加上雪香喊来娘家两个亲戚,忙了整整一天,终于将两亩田涂上了绿色。雪香好高兴,杀了一只正在生蛋的鸡款待大家。吃饭时,雪香看到刘队长总是不停地为妻子夹菜,边送到妻子碗里边说:“这都是绿色食品,大胆吃哦!”
    吃罢饭,喝完茶,刘队长领着大家走了,自家亲戚也走了。雪香提把椅子,抱着俏俏坐到门口,目送客人一路说笑远去。她看到刘队长他俩有说有笑在路上交流着,心里涌上来一丝莫名其妙的酸味,不过,她的脸上很快又露出会心的笑容。
    转眼就是秋天了。这一年,雪香过得比往年开心得多。女儿俏俏在长大,有时接到阳生的电话,俏俏会在旁边对着电话说,“爸爸快回来吧,我和妈妈想你。”说得雪香眼泪都要流下来,而电话那头久久说不出话。还有,雪香心里时不时出现的这个人,这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男人,虽然给自己添了一些无法说出的烦恼,可她也体会到了这种烦恼中的美好。
    又是一年稻花香。雪香家煤气灶上的茶水发出了“嗤嗤、嗤嗤”的声音,她心里也在咕噜咕噜着。她想,刘队长他们帮了我一年多的农活,太多了!不能是事都要他们帮,比如今年这打禾的事就不能再要他们帮了。想到这,雪香拿起电话,拨了过去。“喂,是刘队长吗?哦,我告诉你啊,这打禾收谷的事就不麻烦你了,我请好了下村头李师傅的收割机呢。过两天他就会来,机器好快的呢。”电话那头传来“那好,那好。”
    雪香收起电话,来到房里。对着穿衣镜梳理好头发,在脸上抹了一点胭脂,自己扭头左右看了看,然后关好大门,抱着俏俏走到门前大路上搭车去了镇上。在镇上最大的超市里,买回来一包东西。
    吃过晚饭,哄俏俏睡下,雪香就做起事来。还是在娘家做姑娘时做过这针线活,如今做起来不免有些生疏。但感到做起来很开心快乐,因为什么,雪香真的说不清。
    一天傍晚,雪香接到村支书的电话,要到村部为县扶贫队的工作打分。她今天起了个早床,做好早餐娘俩吃好,将俏俏交给下屋陈婆婆帮带一阵子。自己回来用心打扮了一番,提个袋子就往村部走去。
    测评会还要等半个小时才开,雪香来到了刘队长在村部的办公室。刘队长正在低头看一份文件,雪香上前一步,边喊“刘队长好!”边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用红色丝巾包着的薄薄的盒子递给他。
    刘队长站起来双手接过,雪香又说:“队长,多谢你的帮助,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,就这点小意思,作个纪念吧。”等不到刘队长反应过来,雪香低头转身就出了办公室的门。刘队长望着雪香离去,好久才回过神来。他坐下来小心打开这个丝巾包裹的盒子,一双厚实、美观的鞋垫呈现在眼前。刘队长仔细看时,发现白底鞋垫上都用红丝线绣着字,一边是“一生平安”,一边是“幸福永远。”
更多>>  浏阳日报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雪香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11 版:文学】
© 版权所有 浏阳日报
技术支持:喜阅网(www.xplu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