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  首页 - 浏阳日报社务公开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父爱如天
  □戚思权
    父爱如天,父爱如山,每每想起父亲当年为了我所付出的一切,以及在别人面前委屈下跪,那刻骨铭心的伤痛永远刺在我心里,在我记忆深处,使我一辈子难以忘怀。
    1992年,我高考落榜后,父亲不惜花费了1万多元给我买了“农转非”户口,让我进城工作。按照厂里规定:进厂满6个月试用期才能转正。由于压力巨大,加之自己性格内向,工作上的烦恼也从不向任何人诉说,全部都憋闷在心里,结果在我刚要转正前一个星期,不幸得了“狂躁性”精神分裂症。
    父亲听到这个消息,犹如晴天霹雳!他差一点晕倒在地!父亲是家里的“顶梁柱”,他知道如果自己倒下,这个家就彻底完了,他不得不放下手中农活,匆匆地从家里赶到城里来,把我送进精神病院,而且一直陪护着我。在我住院期间,父亲整天以泪洗面,愁眉苦脸。我得这种病,好像他在别人面前就低人一等,他基本上每天都守候在我病床前,经常独自一个人在外面抽烟,好长时间没有睡一个安稳觉。
    我在精神病院经过70多天治疗后,后来又在家里休养一段时间,父亲准备把我再送回厂里上班。可车间主任死活不同意我继续留在车间上班,怕我这个人头脑不好使,影响车间的生产进度。父亲在车间主任面前好话说尽,嘴唇都说干了,还亲手写下万一我有意外情况发生,与单位和车间没有任何关系的保证书交给了车间主任,可车间主任就是不同意我继续在车间上班。
    父亲在农村也是个有头有面的人,他十八岁就入了党,二十岁不到,就在村里当上了村干部,在村里也算得上是“小人物”了。可这次他为了我能留在原来单位工作,万般无奈之下,不得不低三下四的向车间主任跪下了。俗话说: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上跪苍天,下跪父母”。父亲下跪之举也没能换来车间主任的同意。
    后来,父亲通过关系,找到了副厂长。副厂长宽宏大量对我父亲说:“哪个吃了五谷不生灾,你儿子班肯定有得上,先回家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再说。”最后迫于上级领导压力,车间主任终于同意我留在原车间上班,附加条件是父亲陪我一起进城上班。
    为了我,父亲忍痛辞掉了村干部的工作,到我车间做临时工搬运工,顺便照顾我的生活起居。我在单位试用期又延长了半年,并且又多交了一千元上岗培训费。厂领导承诺:如果我在半年之内精神病不复发,厂里才正式批准我转正。六个月后,我参加了岗位理论考试,顺利过关,正式转正。
    转眼间20多年过去了,父亲已经去了天堂近7年了。现在我生活得很好,从一个精神贫困者变成一个精神富有者,除了工作顺利小有所成外,还通过自己努力加入了作家协会,在各类报刊和杂志发表了不少文章。
    父爱如天,父爱如山,每每想起父亲当年为了我所付出的一切,以及在别人面前委屈下跪,那刻骨铭心的伤痛永远刺在我心里,在我记忆深处,使我一辈子难以忘怀。
更多>>  浏阳日报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父爱如天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14 版:悦读浏阳】
© 版权所有 浏阳日报
技术支持:喜阅网(www.xplu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