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  首页 - 浏阳日报社务公开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春天的菜单
  □丁纯蓝
    春天的菜,鲜,嫩。年初去舅婆家,看见茴香长出了很多新绿,不久,田野上的时令野菜也蓬勃地生长着。回到乡下,我喜欢在田野中来回走动,我最爱的蒲公英,可以凉拌直接上桌。听说吃了蒲公英,对女人头发好,当然,一定要采摘无污染的,马路边上的还是不要采了。
    小时候住在乡村,从来不担心来客人了没有菜——到周边山野转一转,扯一把胡葱煎土鸡蛋,香飘满屋。香椿煎蛋也是没得说的,听说前阵子香椿贵得吓人,五六十元一斤。我家本来是有一棵大椿树的,是闺蜜霞的兄长帮我拖回来的,本来长势蛮好,可是某年去西藏有一段时间没浇水就提前完成它的“历史使命”了。
    春天里荠菜旺长,俗话说,“三月三荠菜煮鸡蛋。”其实这种菜一年四季都可以吃,吃了明目清热。闲时扯一把荠菜回家,洗净用开水焯一下,捞出来,放点香油辣椒油什么的,就是一道美味佳肴。同事按照我说的做了一次,她女儿说并没有说的那么好吃,我想可能是食材的缘故吧。我选的荠菜是大朵的,嫩嫩的。朋友说,那下次你可要带给我吃啊。我说荠菜也是可遇不可求喔。小时候我们寻猪菜,荠菜也是猪菜篮中的“主角”之一,我们一群小伙伴在田野里玩,谁输了就得“进贡”给赢家。按说当时我要喊小伙伴美华叫姨妈,我才懒得叫姨呢,就直接叫她名字,而她也总是将赢来的荠菜放进我的猪菜篮中,说这样我回家好向父母交代。
    鱼腥草也是我的最爱。每次外出,我总喜欢朝大自然中奔去,有时,就是为了寻找一些鱼腥草。大围山的鱼腥草我认为品质是上等的,那里的鱼腥草颜色猩红,扯来洗净,泡茶给住在同一房间的友人吃,还送给其他房间的人泡茶吃,大家都说清香可人。有一年到牛石寨采风,趁闲时和朋友扯一大把的鱼腥草带到农庄,叫厨房的师傅帮我们放盐浸个把小时,像揉茶叶一样,等叶子卷起来时放白糖和辣椒粉,到了午餐时端上桌,大家直说“味道好极了”。
    要我说,牛蒡炒牛肉可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美味。先放茶油将牛肉炒熟起锅,将牛蒡的皮刨去,切成小段,分成两半,再切成长方形,炒熟后放青椒大蒜等。将炒熟的牛肉重回锅中,拌匀后,放香油,盛在盘子里再洒些白芝麻,吃起来味道像高笋。水芹菜炒腊肉也是绝配,菜土边上的水圳里长了很多。韭黄炒白沙油豆腐那可是美妙无比,牙缝里都是香的,吃上一顿那美味能让人惦念好几天哩!
    我最重视选择食材这一关,到了春天,菜单都在我的心里,菜单的地图也在我的心里。植物的气味弥散在我的家里,那种欣喜是无法言说的幸福。一直以来,很多朋友为我生活在小城市感到惋惜,但是看到我经常在朋友圈里晒这些应季食材时,他们又无比羡慕我了。
    其实,做这些美味食品并不需要花费很多的钱财和精力,要的是对生活和家人浓浓的爱。
更多>>  浏阳日报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春天的菜单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14 版:悦读浏阳】
© 版权所有 浏阳日报
技术支持:喜阅网(www.xplu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