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  首页 - 浏阳日报社务公开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故乡的春天
  □李职贤
    近日,我携春风,回到民风淳朴、风景秀丽的山区老家,感受与城市不一样的春天。
    一大早,在鸟雀的啁啾声中醒来,熹微的晨光透过窗帘,洒了一室。拉开窗帘,几百米开外的地方,青山郁郁,云雾缭绕,宛若仙境,如诗如画。如洗的空气扑面而来,像初启瓶盖的陈酿,芬芳扑鼻,沁人心脾。阡陌纵横的田野上,一亩亩方田,一丛丛青秧,如一个个精神抖擞的早起做操的孩子,时而绰立着一动不动,时而随着微风左摇右摆,舒展着娇嫩的腰肢。
    屋后的绿竹,枝叶婆娑,如浓云,似重墨,毗邻而长的香蕉树,蕉叶伸展,如巨人手臂,又似大鹏展翅,一树树果实,坠弯了春光。屋侧的篱笆旁,长着一簇簇艾草及各种野草,一些说不出名字的野花妆点其间。菜园里,一棵棵青菜迎着春光茁壮生长,青葱的蒜苗、玛瑙似的生菜、撑破沃土的萝卜……一切的一切,强烈地吸引着我的目光。
    吃过早饭,坐在屋门前的苦楝树下,一边品着一盏香茗,一边欣赏四野的风光,说不出的惬意。四面青山如黛,像巨大的摇篮,将一幢幢积木般的小洋楼和一方方明镜似的水田,揽入怀中。风儿成群结队而来,穿过树梢,拂动竹叶,轻抚着我的脸颊。
    画眉在枝头低吟,布谷鸟在高岗上浅唱,燕子在屋檐下练嗓,你方唱罢我登台,歌声时而急促,时而纾缓,时而深情,时而幽怨,时而低回,时而嘹亮,一声声,总能拨动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根弦,产生微妙的共鸣。
    一弯溪流,从大山深处一路蜿蜒走来,贯穿田野,绕过菜畦,从屋门前经过。溪水潺潺,时而喑哑,时而粗犷,时而细微,时而狂放,时而抒情,时而铿锵,变化万端,想什么,像什么,绝无雷同。
    天上的流云,如少女的裙裾,一朵接一朵,与山峦缠绵,与松涛共舞。流云有情,在天吟唱,它的歌声,必须用灵魂倾听,像丹青妙手画中的留白,隽永、美妙,仰视久之,可以按摩心灵,疗治隐疾。芬芳的花丛中,一只只小精灵——蜂儿,怀抱小蜜罐,轻快地跳着8字舞,不绝于耳的嗡嗡声,像向花儿不吝赞言,又像哼唱山歌号子。
    随着夜幕降临,天色渐暗,天上的星星如炒米花一般,越来越多,不一会便缀满天幕,星河隐隐,仿佛伸手可触,周遭的一切,变得影影绰绰。
    此时此刻,空旷的田野好像成了硕大的舞台,星星成了无敌的舞台灯光,田野上一片热闹非凡,萤火虫挥舞着萤光棒跳起空中华尔兹,蝙蝠扇动着黑色的翅膀,扮演起空中飞人的角色,溪水淙淙,鼓起热烈而持久的掌声,星汉灿烂,亮起超级无敌的舞台灯光。夜渐深,所有实力派的歌手,青蛙大叔、夜莺姑娘、蟋蟀小姐、蛐蛐小弟等,一齐登台发声,各逞其能,歌声此起彼伏,此消彼长。晚会现场,青蛙的歌声雄厚有力,成为当之无愧的打击乐演奏者,夜莺的歌声短促悠扬,舞台主唱非其莫属,蟋蟀、蛐蛐、蜚蠊及其他小昆虫,组成举世无双的伴奏带,弹琴的弹琴,拉弦的拉弦,为歌手们卖力伴奏。更有无数知名的、不知名的小动物,甘当配角,演绎和声,将晚会推向高潮。
    故乡的春天,无论白天,还是夜晚,竟都如此迷人,我不觉深深地迷醉了……
更多>>  浏阳日报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故乡的春天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12 版:悦读浏阳】
© 版权所有 浏阳日报
技术支持:喜阅网(www.xplus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