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  首页 - 浏阳日报社务公开 -往期报纸 -常见问题 -帮助    
  文章搜索:
乡土的背叛
  □胡晓江
    从乡下搬到县城,是十年前的事了。一家五口,举家搬迁。
    为了孩子念书,为了一家团聚,按揭买了一套县城的房子。作为打工仔,这无疑使我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。我们选择在除夕前几天搬家,为的是能赶上在城里过大年。父母早就为搬家在做各种准备:猪卖了,猪圈空了;鸡鸭卖的卖、杀的杀,已不剩一只;养的猫不恋家,四脚不着地,难得理。红砖小楼交给我乡下已出嫁的妹妹一家子住,钥匙交给了她们。不能带走的是那条大黄狗,因为城里养不了乡下土狗,卖掉又舍不得,就将大黄狗留在了老宅。
    按照乡里习俗,搬了一只陶质泼蓝釉的火缸,在草木灰中搁上星星点点的、红灼灼的炭火,一起带到县城,以示薪火相传。县城不动声色,县城接纳了我们。
    在县城安顿后,由于俗事缠身,一年难得回几次乡下老家了。乡下捎信哪家老了人、哪家娶媳妇嫁女儿,一般都是父母作为代表去打个照面。父母辈的乡愁更重、乡情更浓,更乐意在乡亲们面前刷一下存在感,叙叙旧、调调侃、抒抒情。
    父母定居县城后的第一次回乡下老家,是在半年以后。回到县城,母亲眼眶发红、声音哽咽地说起了大黄狗。大黄狗由我妹妹一家养着,不愁吃喝,但一觉醒来不见了原先朝夕相处的旧主人,狗狗怎么也吃不下饭,大病一场,奄奄一息。狗狗是恋主的,它怎么愿意相信原先的主人将其抛弃、一去不返?它又怎么懂得这背后的无奈与心酸?
    “由来只有新人笑,有谁听到旧人哭”。反过来,恋旧之痛,更如刀绞。狗狗天天在村口盼啊,盼啊,盼不到旧主人,盼来的只有失望、绝望。因而,在父母突然出现在狗狗面前时,狗狗竟一时无法接受,远远地躲着。母亲用乡音呼唤着狗狗的乳名,狗狗明明听到了,却只是偷偷地瞥一眼母亲,似有千言万语,目含胆怯,眼噙泪花。母亲与狗狗四目相对,一声又一声亲切地呼唤着狗狗。狗狗这才慢慢地、一步一顿地走了过来,抬头望了望,确认系旧主人无误,才呜咽着绕膝缠绵。
    母亲俯身抚摸着狗狗,早已泪流满面。对于狗狗来说,我们是多么无耻的叛徒!可现实是,我们依然无法将狗狗带到身边,狗狗又只得无可奈何地留在了老宅。此后不久,狗狗忧郁地去了,永远的去了。而我们心底的疙瘩,却一辈子难以消逝。
    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说“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”,著名作家季羡林说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乡,每个故乡都有个月亮”,酒是故乡醇,月是故乡明,亘古如此。时移世易,故乡的概念,也曾空泛而苍白,许多故作高深的人士在大声疾呼“乡土不是用来背叛的”,文人骚客们在吟哦“故乡是零公里处”。而我更想诘问:那一火车皮一火车皮的、南来北往的打工仔、打工妹,那站前广场挤挤挨挨、汗流浃背的劳工,他们是乡土的背叛者吗?
    这个世界朝秦暮楚、瞬息万变,快到让你窒息。在社会的高速发展时期,人的迁徙已成常态,换言之,人类经济发展史也就是人类扎堆史,作为社会个体的我们别无选择。生存是人类最大的命题,就像动物的捕食、交配,除此之外都是伪命题。于此,哪怕厚重如乡土、浓酽如乡思的维系,也变得如此脆弱不堪,使铁一般的乡土秩序顷刻土崩瓦解、支离破碎。
    对一只狗狗的愧疚,对一段人狗情的割舍,真正起作用的,似乎还是生存的丛林法则。
更多>>  浏阳日报近期报纸查看
 
  本文所在版面导航
·乡土的背叛
  本文所在版面
【第 A13 版:浏阳河】
© 版权所有 浏阳日报
技术支持:喜阅网(www.xplus.com)